辽宁11选5开奖记录|辽宁11选5走势图带连线
投資者民事索賠仍存難點,科創板可否引入集團訴訟?
2019-03-22 來源:第一財經

隨著監管層對資本市場違法違規行為態勢趨嚴,近年來投資者維權問題正逐漸得到重視,但是仍舊面臨諸多困難。那么新增的科創板是否可以在投資者保護方面有所制度創新?

“立案難、開庭難、審理難、調解難、判決難、執行難”,多位證券維權律師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均如此總結道,這也使得案件爭議越來越大,總體賠付比例越來越低,索賠周期越來越長。

對于A股市場投資者維權現存的問題,已經在制度設計方面實行了諸多創新的科創板,是否可以在此方面有所優化和創新?這其中是否建立集團訴訟制度成為一個討論點。

作為法律實務者的證券維權律師們對此持有不同的看法。有維權律師認為,是否引入集團訴訟應該極為審慎,因為這將給違規的上市公司造成災難性的打擊,但大部分公司虛假陳述尚未到必須破產的地步。

也有證券維權律師持支持的態度,能最大范圍地保護投資者,對違法違規上市公司有巨大的威懾力。不過他們也同時指出,落地集團訴訟制度尚需要多部法律的修訂,“瓜熟蒂落”還需要較長的時間。

投資者維權仍存難點

近幾年來,監管層嚴厲打擊資本市場各類違法違規行為,保持高壓震懾。以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為前置條件的民事賠償案件也越來越多,參與索賠的投資者增加,且上市公司面臨的維權索賠金額也不斷加大,但是投資者維權仍存在諸多難點和障礙。

“最近幾年,投資者參與維權的積極性的確有所提升,但是不可否認的是,真正參與到索賠訴訟程序的投資者仍然是少數。”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律師臧小麗稱。

廣東奔犇律師事務所律師劉國華也表示,盡管現階段已經有越來越多的投資者加入到維權索賠的隊伍當中,但是與權益受損的投資者的總體人數相比,由于信息、地域、成本、信心和信任度等方面的因素,據估算,主動提起證券民事賠償訴訟的投資者基本不到權利受到損失并符合起訴條件的投資者總人數的5%,有些案件甚至根本無人起訴。這反過來說明,九成以上的受損投資者因各種因素,主動或者被動地放棄了自己的權利,違法違規者的違法成本實際上很小甚至為零。

浙江裕豐律師事務所律師厲健告訴記者,目前A股市場上,投資者證券索賠主要集中在虛假陳述領域。據不完全統計,近十幾年來,全國約有4萬~5萬名投資者,以證券虛假陳述為由起訴200余家上市公司,索賠總金額超過50億元,其中大部分案件通過調解、和解或判決方式獲得賠償。

對于在內幕交易、操縱證券市場的民事賠償方面,厲健稱,由于相關司法解釋至今沒有出臺,目前仍處于艱難探索階段,內幕交易民事賠償僅有光大證券案一例勝訴,操縱證券市場民事賠償至今沒有勝訴案例。

除了絕大部分投資者依法維權意識還有待提高外,目前A股市場上投資者維權仍任重道遠,面臨諸多困難。

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的多位證券維權律師均提到,起訴不收案,收案不立案、立案不審理、審理不判決、對共同訴訟設置種種障礙、讓訴訟標的大打折扣、地方保護主義興風作浪,讓案件爭議也越來越大,總體賠付比例越來越低,索賠周期越來越長。

其中,有證券維權律師針對各地法院裁判標準不統一和地方保護困擾舉例稱,同樣是證監會處罰上市公司引發的投資者索賠,由不同的法院來審理,索賠結果差別極大,甚至完全相反;有的法院以證監會立案公告日作為揭露日,有的法院以處罰事先告知日為揭露日,而揭露日認定標準不同,直接關系到股民是否符合索賠條件以及賠償金額多少。

此外,“法院通常采用一人一案的受理方式,導致有些中小投資者權衡訴訟成本,無奈放棄索賠。有的上市公司注冊地和實際辦公地不一致,導致法院之間對管轄權有爭議,相互推諉案件,投資者兩地奔波,立案困難重重。”厲健講述實操中遇到的問題。

第一財經在2019年兩會期間了解到,多位政協委員和人大代表均對證券法的修訂提出了意見,普遍集中于提高上市公司違法成本、加大中介機構監管、投資者保護等方面。其中,證券市場違法違規成本低已成共識,也成兩會政協委員、人大代表對《證券法》修訂討論最多的方面。

劉國華結合實踐經驗稱,現有的法律法規不足以保護投資者的合法權益,證券市場虛假陳述、內幕交易等證券欺詐行為層出不窮,法律迫切需要做出修改,讓違法違規者承擔沉重的刑事、行政和民事責任。

科創板可否建立集團訴訟制度?

現有的A股市場存有的這些問題,在新增的子板塊科創板上能否優化和改善?比如,已經在制度設計方面實行了諸多創新的科創板,在投資者保護方面是否可以引進或者創新下集團訴訟制度,這成為業內討論的一大方向。

集團訴訟,又稱“代表人訴訟”、“集合訴訟”,為共同訴訟的一種特殊形式。當事人一方人數眾多,其訴訟標的是同一種類,由其中一人或數個代表全體相同權益人進行訴訟,法院判決效力及于全體相同權益人的訴訟。

集團訴訟是美國處理大量產生于同一事件的類似訴訟請求的一種獨特訴訟程序,為解決群體性糾紛而進行的訴訟機制,作用在于同時解決當事人一方為一個龐大集團的訴訟,簡化程序,避免在同類問題上作出矛盾的判決,保護處于相同情況的眾多受害人的權益。

在上海創遠律師事務所律師許峰看來,若推出集團訴訟,將對違規的上市公司災難性的打擊,一旦前期投資者獲勝,后續投資者登記即可獲賠,那么任何違規公司都將被索賠破產,但大部分公司的虛假陳述尚沒有到必須破產的地步。

“投資者維權的目的并不在于把上市公司搞死,而在于上市公司和投資者權益保護的均衡,上市公司沒有了,投資者權益保護也談不上,除非一些十惡不赦的上市公司才應該被極端地處罰。”許峰認為,雖然有些上市公司存有些信披問題,但實際它也承載了較多的社會責任,責任和行為相符即可。

同時稱,當前的證券法以及相關司法解釋、民事訴訟法等如果能得到基本的實施,投資者權益保護的現狀將大為改善,“至于是不是引進集團訴訟制度,以我十幾年從事投資者索賠代理的經驗來看,還是應該極為審慎的,集團訴訟制度并不僅僅是一個法律問題,也不僅僅是一個投資者保護問題”。

另外,投資者維權訴訟方面一人一案的制度設計不是《證券法》層面的問題,而是《民事訴訟法》。針對未來的科創板,就投資者維權事宜,臧小麗認為,應該不會有特別的訴訟程序,仍然要遵循現有的訴訟規則。

當然,也有多位證券維權律師表態,希望科創板在投資者保護方面可以建立集團訴訟制度,但落地尚需要多部法律的修訂以及時間。

“如果在科創板建立集團訴訟制度,那將是‘石破天驚’之舉,在投資者權益保護方面具有劃時代意義。”厲健稱,集團訴訟在解決證券欺詐民事賠償糾紛方面具有突出優勢,由于種種原因,國內A股市場還沒有建立這種制度,雖然這幾年大家的呼聲很高,但這項制度落地估計還要走很長的路。

劉國華也告訴記者,集團訴訟節約了司法成本,減少了當事人的訴訟成本,也便于最大范圍地保護盡可能多的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希望科創板在投資者保護方面可以創新一下集團訴訟,不過目前可行性比較小,《民事訴訟法》等法律法規需要做全面修改”。

“考慮到設立集團訴訟制度涉及《證券法》、《民事訴訟法》等多部法律修訂,估計落地起碼再等三五年以上。”厲健也認為,近期科創板試行集團訴訟制度基本不可能,當務之急,是如何用足、用好現有的證券法規和虛假陳述司法解釋,在司法層面加大證券投資者權益保護力度。

厲健建議稱,最高法院應盡快出臺虛假陳述民事賠償指導案例,加強審判指導和監督,逐步統一這類案件裁判標準,依法提升投資者獲賠范圍和賠付率,盡量降低投資者索賠風險,加大司法懲戒威懾力;此外,建議盡快出臺操縱證券市場和內幕交易民事賠償司法解釋。



辽宁11选5开奖记录 娱乐乐翻天官网 赚钱平台有多少人用 贯通乐翻二人麻将 bte365正规网站 奔驰宝马下载 老板烟机赚钱吗 mg线上娱乐 北京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 AG水上乐园开奖视频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结果